<track id="xfjx9"><progress id="xfjx9"><pre id="xfjx9"></pre></progress></track>
<big id="xfjx9"></big>

            <track id="xfjx9"></track>

                    歡迎登錄上海司涌軟件技術公司
                    • 各地分網
                    • 陜西分網
                    • 廣西分網
                    • 上海分網
                    • 四川分網
                    • 電話:15029073577

                    互聯網“破壁行動”提速 工信部將分步驟分階段解決屏蔽網址鏈接問題

                    來源:互聯網 編輯:上海司涌軟件技術公司 瀏覽量:124 次 時間:2021-09-15


                    中國互聯網行業的“破壁行動”或將邁出第一步。

                     

                      9月13日,在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工信部新聞發言人、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長趙志國介紹,今年7月份,工信部啟動了為期半年的互聯網行業的專項整治行動,屏蔽網址鏈接是這次重點整治的問題之一。

                      此前工信部已指導相關互聯網企業開展自查整改,并召開了行政指導會,要求企業按照整改要求,務實推動即時通信屏蔽網址鏈接等問題能夠分步驟、分階段得到解決。

                      趙志國介紹,下一步工信部將加強行政指導,對整改不到位的問題,將繼續通過召開行政指導會等多種方式,督促企業抓好整改落實;同時,對于整改不徹底的企業,工信部將整改一批典型違規的行為,查處一批典型違規的企業,最終推動形成互通開放、規范有序、保障安全的互聯網發展良好環境。

                      “拆墻”

                      上述發布會上,工信部部長肖亞慶指出,中國平臺經濟發展迅速,在促進經濟社會發展和方便群眾生活方面,都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不過,在此過程中平臺經濟也出現了一些問題,引起各方面的高度關注。

                      國內平臺間網址鏈接的屏蔽封殺無疑就是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

                      事實上,屏蔽封殺問題由來已久,早在 2013年,“阿里系”屏蔽了來自于微信的訪問,中國互聯網最大的兩大流量入口自此藩墻高筑。近年來,平臺巨頭之間的鏈接封禁、屏蔽愈演愈烈。微信于2018年對《微信外部鏈接內容管理規范》進行了升級,禁止在朋友圈傳播特殊識別碼、口令類信息;而在去年,抖音禁止第三方來源的商品進入直播間購物車;字節跳動與騰訊相互封殺的同時,也圍繞“盜取關系鏈”與“平臺壟斷”等矛盾陷入曠日持久的“頭騰大戰”。

                      南開大學競爭法研究中心主任陳兵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近些年來,我國平臺經濟生態由早期的“開放”轉向“封閉”,以某些主導的平臺為代表,正在努力打造一個可以左右用戶對其基礎應用、網頁及核心基礎服務進行訪問的“圍墻”系統,限制用戶訪問或享用其指定或限定的內容、應用或服務。

                      然而,開放是互聯網行業的題中之義。“自去年底以來,通過政府有效干預與市場有效調節,有望打破主導的平臺企業閉環運行的現狀。”陳兵稱。

                      “互聯網安全是底線?;ヂ摼W一定要能夠使老百姓的生活更加方便,助力各方面共同發展,最終促進互聯網行業、平臺經濟健康有序發展。”肖亞慶說。

                      深度參與互聯網平臺監管政策研究的專家林峰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強調安全是底線,是因為打破平臺屏蔽藩籬之后,信息的跨平臺流動可能會為平臺的治理帶來挑戰,比如網絡欺詐、信息泄露等問題。

                      但他強調,中國互聯網的互聯互通具備守住安全底線的能力。一方面,騰訊、阿里等平臺均已形成相對規范、成熟的技術和治理體系,能夠應對破壁后的新生態;另一方面,要求互聯互通并非意味著平臺不能開展有效治理,根據相關鏈接是否合法、是否侵害用戶權益等標準,平臺可以對其采取措施。

                      “需要注意的是,平臺采取措施應當堅持公平、無歧視的基本原則,以法律法規與公眾利益為準繩,而不能以鏈接是否是自家生態為標準。”他說。

                      南開大學經濟學院教授李磊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互聯互通要考慮用戶的個人隱私是否能夠得到妥善保護,以及用戶隱私泄露時責任主體明確化等許多問題。“平臺間利益分配是否合理也將對互相開放的程度產生影響。”

                      他指出,互聯互通的媒介是數據鏈,鏈與鏈間流動的是流量,流量的重要價值不言而喻。這種流量的交換是否需要定價,以及如何定價,這些都是需要考慮的問題。

                      分步驟分階段解決屏蔽鏈接問題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此前從多方渠道獲悉,9月9日下午,工信部有關業務部門召開了“屏蔽網址鏈接問題行政指導會”。會上,工信部提出有關即時通信軟件的合規標準,要求各平臺按標準解除屏蔽。

                      “但是在自查整改中,我們了解到,部分互聯網企業對屏蔽網址鏈接的問題的認識與專項行動的要求還是有一定的差距。”在上述發布會上,趙志國表示。

                      趙志國指出,工信部要求企業按照整改的要求,務實推動即時通信屏蔽網址鏈接等問題,能夠分步驟、分階段得到解決。

                      9月13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騰訊公司獲悉,關于工信部互聯網行業的專項整治行動,騰訊堅決擁護工信部的決策,在以安全為底線的前提下,分階段分步驟地實施。

                      林峰介紹,此次互聯互通聚焦點仍集中在解決網址鏈接屏蔽問題上,并未涉及API接口、小程序、二維碼、支付等環節的開放。

                      “平臺間的互聯互通不可能一蹴而就,不同的接口,其歷史淵源、技術和相關影響都是非常復雜的,其開放的難易程度不一,比如網址鏈接接口并不直接涉及數據開放問題,相對更容易些。”

                      他指出,未來要深化互聯互通的研究,充分考慮行業現狀和平臺治理等問題,分類推動、逐步解決。

                      陳兵認為,在針對平臺妨礙互聯互通行為的規范中,監管執法應注意區分平臺業務類型及具體行為發生的現實場景,從平臺在相關市場上的影響力、平臺從事行為的合比例性、平臺行為所引發的市場競爭效果與社會接受度等多個維度開展監管執法,不宜“一刀切”強制要求平臺企業實現互聯互通。

                      陳兵表示,對具有直接競爭關系且確需實現互聯互通的平臺業務領域,監管部門可以引導該核心業務場景下的頭部企業進行“互聯互通試點”,在監管沙盒中模擬運行效果、及時作出修正,逐步推動互聯互通從試點走向全面放開。

                      確保整改到位,查處一批違規企業

                      趙志國指出,下一步,工信部將聚焦重點,整治如下問題:

                      一是加強行政指導,對整改不到位的問題繼續通過召開行政指導會等多種方式,督促企業抓好整改落實。

                      二是加強監督檢查,將各種線索渠道收集到的問題納入臺賬,并作為監督檢查的重點,通過實地檢查、撥測驗證、技術檢測等多種方式,確保問題能夠整改到位。

                      三是強化依法處置,對于整改不徹底的企業也將依法依規采取處置措施,整改一批典型違規行為,查處一批典型違規企業,推動形成互通開放、規范有序、保障安全的互聯網發展良好環境。

                      針對工信部的專項整治行動,字節跳動向21世紀經濟報道回應稱,保障合法的網址鏈接正常訪問,是互聯網發展的基本要求,事關用戶權益、市場秩序和行業創新發展。字節跳動將認真落實工信部決策。“我們呼吁所有互聯網平臺行動起來,不找借口,明確時間表,積極落實,給用戶提供安全、可靠、便利的網絡空間,讓用戶真正享受到互聯互通的便利。”

                      9月13日,阿里巴巴就此回應表示:“互聯是互聯網的初心,開放是數字生態的基礎。阿里巴巴將按照工信部相關要求,與其他平臺一起面向未來,相向而行。”

                      值得注意的是,多位專家均表示,兩大平臺是否會向其他中小平臺和企業同等開放才是問題的關鍵。如果只是兩個頭部企業互聯互通,對外仍然進行封禁,設置流量“護城河”,其壟斷效應相反是增強了。

                      在獨立電信分析師付亮看來,僅限于頭部平臺間的互聯互通,存在著擠壓其余平臺的生存空間、進而增進頭部平臺壟斷地位的風險,“當前存在一些超大體量的平臺,涉足了產業鏈的多個環節,有條件去實施上下游之間的打通,甚至壟斷和利益輸送,從而完成對競爭對手的限制。”

                      林峰則強調,此次工信部的專項整治行動針對的是所有的平臺,“雖然這次行政指導會主要針對的是即時通信,但165專項也包括針對信息發布等場景的規范?;ヂ摶ネㄊ菍λ衅脚_提出的共同要求,不論平臺大小,更不可能只針對某幾家企業。”